会员书架
首页> 文章> 大徐龙权全文免费阅读_大徐龙权无广告阅读

大徐龙权全文免费阅读_大徐龙权无广告阅读

大徐龙权

作者:漓狸王

点击:4151

字数:51万字

状态:连载

小说简介:“你是扫院子还是噼柴?”小厮只当景澜没有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景澜那张俊俏的脸黑如锅底,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也是你家大小姐的意思?”“那倒不是。”景澜“哼”了一声,心想︰还算那丫头片子有点善心。她费尽心思将他带回来,怎么可能让他噼柴扫地...

第一节
“是谁说来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筱然,你真让我大开眼界,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就落得这般下场,扎心呐!”
“”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四年。”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算勐的,一毕业就结婚,一结婚就生娃,一生就生两,短短四年二胎了,不得了。年纪轻轻儿女双全,叫我们这些单生狗羡慕不已。”
“来,我也没给孩子准备什么礼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没多少,一人一万,这些年我没别的能耐,就挣了点儿小钱。”
“不用了,谢谢。”
“我非常佩服你老公,我养自己都困难,他可以一起养三个,真心了得!”
“”
“筱然,你坐会儿,我去下洗手间。”
“拜托,我还在跟她喝茶,你们不要这么频繁发语音,不小心被她听见就尴尬了!我猜的一点没错,记得输的发红包。”
李筱然与付佳琪是大学同学,两人一个班,一个宿舍,在学期间李筱然门门功课都是佼佼者,当之无愧的学习委员,连续四年拿奖学金,付佳琪只是个勉勉强强拿了毕业证的普通生。
风水轮流转,付佳琪学了一门手艺开了一家微雕工作室,在昆明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而李筱然,用老式包袱背着她七个月大的小儿子,手里牵着两岁零十个月的女儿,步履艰难的往回家的路走。边走边淌眼泪,她抱着要尿尿女儿去卫生间刚好听见付佳琪在跟手机微信里她们都认识的一些人说悄悄话,而这些听似不清不楚的话,李筱然了然于心,她们在用自己的现状打赌,并且付佳琪赌自己过得不好,关键是付佳琪还赌赢了,她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约自己出来小聚。
李筱然与丈夫杨越婚后与杨越的父母一起住,杨越家是城中村的,有一栋六层的砖房,万幸的这个时代里还有这样一种形式的“地主”,杨越家靠收租维持生计,生活基本上属于小康水平。
李筱然嫁到杨越家以后几乎就没有上过班,四年两娃,领着大娃生二娃,何等中式旧制的“传统”。
李筱然背着一个拉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爬着城中村特有的扶手楼梯,走了两层,大女儿实在不愿走了她只好抱起来,背一个抱一个,李筱然身形不算魁梧,甚至有些单薄,此时她就像一支插了菠萝的筷子,前后凸出。
好不容易爬到六楼,准备开门,婆婆尖锐的叫声隔着门缝挤出来,“我当时就说,不要这个媳妇,穷乡僻壤没嫁妆,笨手笨脚书呆子,这下可好,只会生娃,事情一样不做,钱是一分没有,现在倒叫我们服侍她,我不愿,我又不是她的丫头!”
“你少说几句了,娃娃都有两个了,难不成让他们离了?”
“都怪你,当时就是你坚持,我儿子又不是找不着媳妇,城中村随便找一个都比她强十倍,好歹,有房有车,哪像这个扫把星,要啥没啥,气死人了!”
“”
李筱然定在门口,她连心跳的声音也压住,似乎渴望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但事实上,只有婆婆没完没了的抱怨,杨越始终没有说一句有利她的话。
李筱然强忍着眼泪,抱着一个背着一个,消无声息的又从六楼下到了一楼,然后开了门出去。
“爸爸,你们好吗?**腰还疼吗?哦,那就好,爸,能给你借点钱吗?没有,没事,就是想给宝宝买点东西,嗯,真没事,好的,你们赶紧吃饭吧,好的,爸爸,你们照顾好身体,嗯,再见。”
挂了电话,李筱然眼泪止不住的淌,但是她又不敢哭出声来,虽然现在是晚饭时间很少有人在外面闲逛,但她还是怕被熟人看见。
失魂落魄的她抱着一个背着一个走进一家小吃店随便买了碗吃的,跟女儿分着吃完,儿子饿到哭她就放下来喂奶,女儿看见弟弟吃奶非要一起吃,李筱然无奈,只好背过身子让女儿也一起吃。
应该说所有人看见这种情景都会笑,只有李筱然在哭。她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疼,但又不能倒下。
“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老同学请喝杯茶就回来吗?是个男的?喝了茶还不回来还要一起吃饭,一起睡”
李筱然挂了杨越的电话,本来打算吃了东西缓一下心情就回去,可接了杨越的电话,她便不想再回去,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把这两个孩子重新塞回肚子里,一个人身轻如燕的离开。
离开小吃店,李筱然开了间宾馆,她准备今晚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这里,能躲一天是一天能躲一晚是一晚,她怕回那个家,那里没有家人,四年的时间他们从陌生人过到熟人最后变成仇人。以前每一次家里闹矛盾吵架,李筱然就哭着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她的爸爸无论在做什么无论多晚都会过来把李筱然接回去,可是没过多久,杨越家又会以各种理由来劝回去。
做父母的,哪忍心劝儿女离婚,更何况筱然是个带着两娃的女方。李父再气也会咽下那口气,他告诉筱然,就算为了孩子,有时候不得不妥协。筱然的母亲每次都不说话,她在筱然看不见的地方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李筱然出生农村家庭,她很争气,考取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复旦大学,她是村里的骄傲,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光宗耀祖,光耀门楣之际,她结婚了,嫁给一个昆明城中村的小伙子,他家有房有车。也算是嫁了一户好人家,至少在外人看来吃穿不愁了,用婆婆的话说,就是,“从糠箩跳到了米箩,捡到宝了”。
但,那些都是杨越父母的,杨越孑然一身,跟李筱然一样,他们刚毕业,认识于一次偶然的同学聚会,杨越追了李筱然三个月,李筱然同意交往,之后,很快就结婚了,前凑非常顺畅,一路小跑以后,就是这寸步难行的过程,就像那句话说的,我猜中了这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相关内容推荐:
新书推荐: 万道统合体 穿书女配养家记 美食大佬在星际只想赚钱 后天赋时代 大徐龙权 我那一把水果刀
返回顶部